:::主要內容區塊

衛武營本事

馬汀‧薛雷夫 21世紀芭蕾藝術先鋒

馬汀‧薛雷夫  21世紀芭蕾藝術先鋒

『他的舞編擺盪在嚴肅與諷刺漫畫,憂鬱沈重與輕快飛揚之間,肆無忌憚、創意十足的手法令人瞠目。 不管呈現在舞台上的是青蛙亂蹦、烏鴉、火鳥亂飛,還是不討喜的深沈之作, 他的舞團都發火發熱』 (註1),這是德國3sat文化電視台對現任萊茵河德意志歌劇院(Deutsche Oper am Rhein)舞蹈藝術總監馬汀‧薛雷夫(Martin Schläpfer) 的簡潔介紹。

 

近幾年,來自瑞士的薛雷夫(Martin Schläpfer) 在德國舞界疾速竄紅, 聲望可與當代荷蘭編舞老前輩漢斯‧馮‧麥那斯( Hans von Mannes)並駕齊驅。這位儼然已是重量級的編舞家,出生在沒有任何藝術背景的務農家庭,從小的志願其實是當溜冰選手,根本未曾想過要跳舞。在一次溜冰受訓中,正巧一位舞蹈老師經過看到他,為之驚艷,便「誘拐」他去上芭蕾舞課,他就這樣陰錯陽差地走上這條「不歸路」。薛雷夫真有過人的天賦,雖然15歲才開始受舞蹈訓練,短短兩年就在『Prix de Lausanne』國際舞蹈比賽中嶄露頭角,獲獎學金到倫敦皇家芭蕾舞學院繼續進修。回國後,受到編舞家Heinz Spoerli的賞識,被延攬到巴賽爾芭蕾舞團當獨舞舞者。

 

不隨波逐流的編舞家

1999年他從獨舞明星一下子晉身為美茵茲國家劇院(Staatstheater Mainz GmbH)的芭蕾總監與首席編舞家,一待就是十年。在他的帶領下,原本面臨存亡邊緣的舞團,不但起死回生,更躍升為具有國際水準的一流舞團。薛雷夫在美茵茲小城的苦心經營與成功,漸漸受到矚目。2009年被委以萊茵河德意志歌劇院舞蹈藝術總監的重任,同時負責杜塞道夫與杜依斯堡兩個城市近50位成員之多的舞團。當大家還在懷疑他是否有能耐一人帶領這兩大舞團之時,他推出詮釋盧托斯瓦夫斯基第三交響曲的『Sinfonien』舞作,獲2009年度浮士德戲劇獎中的編舞獎項,這張漂亮的成績單,使一切疑慮頓時煙消雲散。去年多位歐洲資深舞評家受柏林舞蹈雜誌(Tanz)之邀票選『年度編舞家』,薛雷夫因其『不斷尋找與改變創作風格的不妥協態度』,被認為『是無法估量、 不隨波逐流的編舞家』,而雀屏中選,對年屆知命之年的他實是一大肯定。 

 

薛雷夫有典型瑞士人的特質,說話慢條斯理,做事不急不慍。外柔內剛的他, 是個出了名的完美主義者,雖對自我與舞團成員要求嚴竣,但從不擺架子。之所以能在麥茲小城,打出一片自己的天空,除了辛勤耕耘外,還可歸因於他所堅持的「三不」原則: 不墨守成規,不迎合觀眾,不拘泥於形式。這不僅體現在藝術創作上,在經營舞團上亦如是。

 

他認為古典芭蕾若要生存,就必須跟著時代走。帶的雖是芭蕾舞團,卻一如碧娜鮑許、莎夏瓦茲等人的舞團,擁有跨文化特色,成員來自世界各地20餘國, 從19到40歲的都有,不同的文化背景、年齡、體格特質與舞蹈訓練經驗,匯集在一起,使舞團充滿旺盛活力。

 

此外,他意識到,要提高舞團的魅力與知名度,不但要有高水準的演出,還要多產。當大部份歌劇院的舞蹈總監每季推出三部新作時,薛雷夫比別人更加倍努力,每季推出四、五部個人新作,並不時搭配年輕客席編舞家的插花小品,與當代頗有名氣的前衛舞編如Lightfoot/León,Regian van Berkel,Teresa Rotemberg等人的作品。如此一來,節目頓時變得豐富多元,不再局限於一成不變的傳統舞碼如『天鵝湖』、『胡桃鉗』, 頻頻吸引媒體的關注,許多原本不常進劇院的麥茲民眾也都成了忠實舞迷。尤其是2004/2005那季,他一口氣推出六齣新作,部部都展現高度精湛的舞蹈技巧與多面向的創作風格,舞評家為之傾倒,觀眾為之驚歎。電視台競相報導播放,歐陸各大藝術節邀函接踵而至。

 

靈活擷取各派音樂入舞

薛雷夫很少作敘事性的芭蕾舞劇,抽象的舞蹈語言承襲新派古典芭蕾(neoclassical Ballett)的始祖喬治‧巴蘭欽(George Balanchine)及當代荷蘭編舞大師漢斯‧馮‧麥那斯。在他許多作品中,經常可以看到這兩人經典大作的影子。儘管如此,薛雷夫並不拘泥於新派古典芭蕾的形式,現代舞、舞蹈劇場,以及其他的舞蹈風格,都廣為吸納。 

 

激發他創作靈感的泉源,主要來自於音樂。學過小提琴的他,對音樂有高度的敏銳感受,不管是哪個時期,哪個流派的音樂,薛雷夫都能深入肌理結構,掌握其中精髓,汲取韻律給與的動力,將舞者的身體,或化為音符,或和音樂相呼應,進行一場心靈的對話,音樂不再只是營造舞台氣氛的背景陪襯,而與舞蹈結合地絲絲入扣,達到水乳交融的境界。

 

他用巴哈未完成的傑作『賦格的藝術』(Die Kunst der Fuge)所編的同名舞作,受到普遍的肯定,已位列芭蕾舞卡農,可說是經典之作。雖然,也用舒伯特、門德爾松(Mendelssohn)等古典、或浪漫派的音樂,然而,有別於其他古典芭蕾出身的舞者或編舞家,他喜歡像個探險家,四處逛唱片行尋找音樂的新大陸,並大膽地採用現代樂作曲家的前衛曲目。如波蘭作曲家維托爾德•盧托斯瓦夫斯基(Witold Lutoslawski, 1913-1994) 以運用多種的現代音樂技巧如序列音樂技法、自創的「機遇音樂」等著稱,也許正因曲子結構複雜,儘管受到廣泛喜愛,卻從未被拿來編舞過。薛雷夫詮釋其『弦樂四重奏』(Streichquartet),這驚人之舉,讓人錯愕在先,嘆服在後。此作,不但獲莫斯科波秀爾劇院(Bolschoi Theater) 的『Prix Benois de la Danse』 舞蹈獎 ,還被荷蘭國家芭蕾舞團列入該劇院的固定舞碼。

 

又如古典音樂前衛派代表作曲家吉爾及•利格提(György Ligeti, 匈牙利人 1923-2006)綿密又透澈的旋律;阿爾弗雷德•施尼特凱 (Alfred Schnittke猶裔俄國作曲家,1934-1998)深入現代人內心精神衝突的極端尖銳音效,阿沃•帕特(Arvo Pärt愛沙尼亞作曲家, 1935-) 超凡脫俗的性靈聖樂,都是他的創作素材,舞風隨著音樂的脈動而呈現不同的深度與風貌,新意得以層出不窮,每每給觀眾意想不到的驚奇 ,更讓舞評家著實傷透腦筋,不知該如何將他定位才好。

 

圖:馬汀‧薛雷夫 工作照

 

尋求內外結合的舞蹈語言

風格不定與多樣化是薛雷夫的獨特之處,這不單單歸因於,他從不為一時的成功而沾沾自喜,視原地踏步走為禁忌的創作態度,更是他想向開創新派古典芭蕾的大師巴蘭欽看齊,打造21世紀的芭蕾舞藝術。為此,他不斷地嘗試與找尋貼合現代精神的舞蹈表現形式。

 

他曾坦言:『我想找尋的,非中庸之道,而是一種新的、強烈至極的舞蹈語言,它必須是內在與外在的同時結合-情感深入內心,身體則極度外放。』 (註2) 正因對內在情感與外在身體「極致」表現的渴望,不論是甚麼樣的題材,都要求舞者充分發揮高超的舞蹈技藝, 讓人目不暇給,歎為觀止。 他認為,唯有用精湛的舞技才能創造出有距離的美感,也才能感動觀眾。

 

儘管如此,他的舞作卻不流於馬戲團的雜耍伎倆,在眩目耀眼的表象背後,總隱含著一絲哀愁,即使在對生命歡樂稍縱即逝的哀嘆中,也依然能莞爾一笑。如此擺盪在輕快與深沈之間,嚴肅與逗趣之間,愁中帶點樂,喜中含點憂,一如他好思冥想卻不失幽默的性格。是否薛雷夫能如願以償,成為開啟新紀元芭蕾舞蹈藝術的大師,著實讓人拭目以待。
 

註1 資料引述自 http://www.munzinger.de/search/portrait/Martin+Schläpfer/0/26198.html

註2 資料引述自 http://www.goethe.de/kue/tut/tre/de6823426.htm

 

本文出自PAR表演藝術雜誌219期,2011年參月號,作者林冠吾。

關閉視窗

親愛的青年卡會員您好,
恭喜您符合會員續期免費續卡資格!

請於前上傳在學證明文件,申請會員免費續期,逾期未上傳申請等同放棄資格。